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行业动态 » 正文

实地探访吴江:倒逼纺织企业转型的不只是原料暴涨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9-01  浏览次数:67
核心提示:按理说,每年夏天是纺织业的淡季,而在8月27日下午,记者在江苏吴江东方纺织城见到的金龙飞却显得步履匆匆。作为吴江盛伟紫荆花
        按理说,每年夏天是纺织业的淡季,而在8月27日下午,记者在江苏吴江东方纺织城见到的金龙飞却显得步履匆匆。

作为吴江盛伟紫荆花纺织有限公司东方纺织城的总经理,金龙飞告诉记者,这个淡季并不淡。

“按照往年的趋势,现在是(原材料)最低价的时候。谁都没有预料到行情。”吴江伟华纺织有限公司经理李昌春说到,在过去2个月里,化纤原材料暴涨了20%多。不过,和一般的织造企业相比,产业链延长到贸易的综合型企业显得淡定很多。

由于金龙飞的公司生产和销售的是成品布,订单利润高达25%,而现货利润甚至要超过30%,因此即使原材料上涨20%,不过是让“1~2元钱的利润少了几毛钱”,企业自身不难消化,最近的成品价格也没有因原料涨价而涨价。

紫荆花纺织主要做现货,这虽然会给企业带来一定的库存压力,但也意味着拥有更灵活的市场。需要较小规模货品的客户可以马上买到货,无需等待订单交期。

27日,商务部中国盛泽丝绸化纤指数监测和发布平台绸都网副总经理沈剑表示,由于吴江一系列的环保管控,市场对速度的要求越来越高,现货也越来越抢手。“开三停一(织机开三天停一天)这类管控,让企业的订单交期延长了,所以(采购商)的订单也变分散了,变成了分批下单,这让原本行业里的季节性越来越淡。”沈剑说,而这也是造成这个淡季不那么淡的原因之一。


在价格推动下,下游买涨积极性较高,市场产销在100%上下,当前原料坚挺向上,下游市场话语权一般,跟进为主。

倒逼企业转型
为了消化原材料上涨的影响,虽然会和部分采购商协商适当调整价格,但是为了不丢掉订单,面料制造企业仍然不得不主动让利,“以前的利润率在10%~15%,现在只有大约10%。利润总额要减掉10%~20%。”李昌春说。

而这给制造环节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在利润很薄甚至不盈利的情况下,大部分织造企业也会为了维持机器运转和留住工人而继续坚持。

吴江易达喷织有限公司负责人严跃明告诉记者,工人的工资和去年相比也上涨了10%。一定程度上,这些挤压利润的因素都倒逼织造企业的转型升级。

严跃明的工厂,在去年被ZF要求淘汰18台喷水织机后,今年还剩下138台。而在这138台中,他又自己投了1000万元,把100台换成了新机器。“没办法,企业要生存,必须要升级。原来老机器生产里料的话,利润率大概只有10%。”他说,新的机器所生产的面料可以收获15%左右的利润率。


“还好转型得早。好的布料情况会好一点。”陈金祥说,当所有因素都集中在一起,只有微薄利润的低端产能,只会让企业更加被动。

陈金祥表示,以前只要产品能卖出去就好,最近几年在ZF的引导和管控下,企业淘汰了落后的设备,一定程度上提升了产能。“我自己厂里总共500台机器,淘汰了120台(喷水织机)。”他说到,原来工厂主要生产里料,现在做的是要求更高的面料布,因此在机器减少的情况下,今年的产值估计还将从去年的8000万元增加为1亿元,原因就是“产品基本全部都上了一个层次”。

陈昌春的企业预计将收获和去年差不多的产值。因为在喷水织机陆续被淘汰的大环境下,低端的产品也慢慢不做了,而不那么低端的产品在价格上会更高一点。“地方ZF很重视,开始抓了,(企业)不配合也不行。”他说。

根据盛泽镇综合执法局环保科科长张晓昊提供的数据,盛泽镇共有2700多家企业里,近95%是织造相关企业,2017年以来共关停了70~80家小企业,占比约3%,淘汰的主要是无证无照或环保不达标的小作坊。

苏州吴江区环保局副局长陆国祥表示,吴江区设定的三年初步目标是淘汰10万台喷水织机,占去年淘汰前当地喷水织机总数约33万的30%。至于整治的标准,他说,首先淘汰和整治手续不全或者无证照的情况,再根据企业对社会和在税收等经济方面的贡献,安排淘汰织机的配额,然后再淘汰低端和落后的产能。

官方数据显示,截至8月,苏州吴江区今年淘汰的喷水织机达约9000台,而今年目标是淘汰3万台,淘汰任务完成率接近30%。

陆国祥认为,环保管控的力度只会越来越紧。他并不否认这种严厉整治带给中小企业的压力。在他看来,越是正规的中规上企业,就越赞成ZF的整治行动,毕竟这些企业平时在环保和社会责任方面的投入一点都不含糊。

环保趋严
不过,让李昌春有些困惑的是,国家去落后产能的出发点是好的,但一部分落后产能并没有消失,而是转移到了周边,“据我所知,没有一台机器按照废旧铁卖掉。都由做机器的买去,翻新后转移到了周边的地方。”

金龙飞也表示,紫荆花纺织在吴江平望镇的一家织布工厂,去年因环保管控搬迁到了湖北。80台喷水织机搬过去后,湖北当地的工业园区因为规模太小不接受,企业又把规模扩大到了250台,以生产里料。

严跃明工厂去年淘汰的喷水织机也卖给了安徽那边的纺织企业。张晓昊认为,盛泽的旧织机回收更多是市场化的行为,太旧的机器也会被拆成零配件卖,但很少会变成废铜烂铁卖,基本都会再利用。

这同样是长期从吴江采购面料的安徽省服装进出口股份有限公司日本部经理孟卓观察到的情况:“最近的确是有一批喷水织机设备转移到了安徽,生产的是低端面料,做涤塔夫之类的。转移的地点是安徽的县乡和苏北地区。”

一名姓陈的安徽纺织业内资深人士透露,吴江那边淘汰的喷水织机转移到安徽的路径是,先到宣城,然后转到阜阳利辛,最近又准备到蚌埠,吸收这些设备的企业多为大型的纺织企业。

不过,随着规模的扩大,安徽当地也开始进行管控。

安徽的环保力度从当地企业对环保投入的变化中可见一斑。“给我们供货的安徽雅轩羽绒有限公司,以前环保(水处理)的池子不到十分之一,就放在角落里,是有净水作用,但不一定达得到标或者准备在检查时达标。今天春天再去看这个厂,环保的设备和面积达到了整个厂的三分之一。”孟卓说。

除了淘汰喷水织机的专项行动,吴江区也在推进纺织企业的中水回用,由ZF统一建立中水回用站点帮助企业处理污水,由企业交纳相应的水处理费。


陈金祥告诉记者,水处理方面的环保成本分两块,一块是交给处理厂的,每台机器一年约1200元;另一块是日常运营水泵的费用,“要用水泵和管道打过去,才能保证水不漏”,两块加起来,500台设备需要企业每年担负的费用约120万。

在张晓昊看来,这些都不能算是环保成本,而是企业生产成本中的环保支出,是基本且硬性的配套要求。一台年产值平均在3~5万的喷水织机,缴纳1200元的污水处理费并不算多。“以前行情真的不好的时候,的确有企业不肯交污水处理费,就会出现应收帐款。但现在企业的觉悟也都变高了,有的甚至嫌一个月一个月交麻烦,主动交一年的。”张晓昊说,因为企业开始意识到,不够环保就会被市场淘汰。

陆国祥表示,原先吴江整体企业的中水回用比率不到10%,目前已经实现中水回用织机约8.7万台,回用率超过了30%,明年的目标是要努力达到100%的回用。
来源:第一财经、纺道1707
 
魏桥创业、TechWeb;纺友网
 
 
[ 行业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行业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