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行业动态 » 正文

北京动批彻底关闭:一个时代的旧背影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11-24  来源:中国纺织网  浏览次数:172
核心提示:动批的疏解意味着城市记忆的更新,更是许多人生意和命运的改变。  11月13日下午1时,刘娟仍像往常一样叫卖服装。外人丝毫看不
       动批的疏解意味着城市记忆的更新,更是许多人生意和命运的改变。

  11月13日下午1时,刘娟仍像往常一样叫卖服装。外人丝毫看不出,这是她在北京动批(即“北京动物园批发市场”)工作的最后一天。5个小时后,她所在的天和白马商场将断水断电,停止营业,彻底关闭。

  天和白马商城是动批关闭的第10个市场,从2013年疏解工作启动、2015年开始搬迁至今,动批搬迁工作已经进入收尾阶段,11月30日,动批最后一家服装批发市场东鼎商城也即将闭市。届时,动批地区11个批发市场和1家物流公司将全部完成关闭。

  对大多数生活在北京的人来说,动批不仅仅是一个服装批发市场,更成为他们生活中的一部分。在京津冀协同发展和北京产业转型升级的大背景下,这个位于中心城区的北方地区最大的服装批发集散地被疏解的命运似乎不可避免。这意味着一个大城市记忆的更新,更是许多人生意和命运轨迹的改变。“搬迁是早晚的事,毕竟是二环边上,姐早就看开了。”对于即将到来的变化,刘娟表现得很坦然。

  负责动批搬迁的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的一位人士介绍,完成搬迁后,腾退出来的商场将通过改造发展金融、科技和公共服务等产业,“一个是和首都功能和产业定位相结合的新兴产业,一个是引进的产业要符合用地少、从业人员少、产值高的原则,而且还要绿色环保。”

  一

  11月13日早上,刘娟从搬迁工作组人员手中拿到绿色绳带,中午12时以后,顾客被禁止进入,商户凭借绳带进出搬运存货。下午6点下班时,整个市场将彻底关闭,商户们通知工作组人员接收铺位,然后办理相关交接手续。

  下午1点左右,保安人员早已在天和白马商场主要进出口拉起了警戒线,前来拿货或购物的顾客被告知不能进入,商场门口停满了拉货的厢式货车,不断有商户把存货、货架、模特等运走,整个地区也格外繁忙。

  商场内部,大量的空铺已经贴上了封条,还有一部分商户在售卖,更多的商户像刘娟一样一边打包剩余货物,一边利用最后的机会继续售卖。“最后一天了,都在甩货,多处理一些,搬的时候就省点事。”刘娟说。

  她的铺位不大,墙上挂满了衣服,地下环绕墙的四周也堆满了存货。她的丈夫郭伟闷头打包货物,用夸张的动作把挂在墙上服装扯下来,卷好装进黑色的包装袋中,刺啦的胶带纸声掩盖了人潮的喧嚣,好像有浑身使不完的劲。

  刘娟接待驻足的顾客,不时的提醒丈夫:“你轻点,好像谁欠你似的。”郭伟连眼皮都没抬一下,直到刘娟把一件呢料大衣以100元价格卖出后,他才抬起头不满地看了一眼妻子。

  随着闭市时间的临近,整个商场也变得格外拥挤,到处是拉着推车搬用存货的商户,摊位过道、出口、楼梯口满是塑料袋和纸片。由于天气寒冷,商户又在甩货,天和白马商城的生意格外好,甚至一些工作组的人都临时买了几件衣服保暖。

  大门前,一位工作组人员在对讲机中说:“六点以后,关门后把电也断掉。”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的官员和商场的负责人在门前协调、解决搬迁过程中出现的各种状况。下午6点左右,保安人员拉下了大门前的卷帘门,天和白马这家有1039个摊位的批发市场正式关门。

  当晚,动批最后一家服装商场东鼎商场也贴出关闭通告,从11月15日开始搬迁,11月30日中午12点正式关闭。而就在当天下午,东鼎的商户们对于何时关闭还表示没有明确的时间表,而晚上的时候,他们有了答案。

  这个北方地区最大的服装批发集散地曾在寸金寸土的北京城兴盛了30年,期间形成了11家服装批发市场1.3万个摊位,从业人员超过3万人,日均客流量超过10万,另外,周边餐饮、物流等相关配套产业从业人员超过30万人。

  按照官方规划,动批搬迁后,该地区至少能够疏解5万到10万人,大幅缓解当地交通、环境等公共资源压力。

  “这儿就是西直门交通枢纽,本来人流就大,旁边还有北京北站,京张高铁通车后,这是起点站,以后人们去张家口看冬奥会就从这里坐车。”一位工作组人员介绍。

  二

  动批搬迁始于2013年,当年8月5日,北京市政府召开会议决定以西城区为试点,开展中心城区低端业态和小商品批发市场改造和业态升级工作。这一决定背后一个重要背景是,从2011年开始,持续近三十年的北京经济高速增长首次出现回落。

  北京又是一个严重缺水的城市,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进行产业结构转型升级成为北京唯一出路。随后,北京开始实行“退二进三”等产业疏解策略,包括工业企业、批发市场等在内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开始进行对外疏解。

  2013年12月4日,西城区政府从全区抽调精干力量组建了20人编制的北京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重点对北展地区的动批、天意、万通、官园等市场进行产业调整和升级。

  随后,国家部委和北京市委市政府密集调研动批市场,动批搬迁开始进入快车道。2015年北京市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加快疏解动批等批发市场。

  动批11家批发市场和1家物流公司共分属7个产权单位,总建筑面积34.43万平方米,共有12219个摊位,从业人员超过3.66万人。

  根据动批不同产权单位归属,市场疏解方面又成立公交集团、公联公司、建筑大学、矿冶总院、天恒置业和民营产权、万通、官批等6个工作指导组,负责批发市场具体搬迁工作。而且公交集团、公联公司、建筑大学、矿冶总院和天恒置业共有产权单位还分别成立专项指挥部。

  指挥部工作前期,首先对各个市场进行摸底调查,包括市场经营状况、市场与商户租赁关系等方面,在摸底过程中,对部分不合符消防要求、存在安全隐患的市场实行率先关闭;然后通过与产权单位进行协商制定具体搬迁方案。

  2015年1月份,天皓城因安全隐患被关停,拉开了动批搬迁的序幕。2016年公有产权的6家市场和1家物流关闭,2017年12月底另外4家将关闭,整个动批市场搬迁将历时两年完成。

  按照官方预定,动批市场2016年底前就彻底完成搬迁,而实际搬迁比计划整整晚了一年,这也让刘娟这些商户们多赚了一年的钱。在正式搬迁之前,从2014年起,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先后与永清、廊坊、燕郊、白沟、武清、石家庄、鄂尔多斯等地政府和企业签署协议,用来承接包括动批在内批发市场的搬迁商户。

  据刘娟介绍,已经有一大批商户与承接地商城签订了入驻协议,“起码有一半左右,另一半商户有的还没想好去哪,有一部分不想离开北京,准备转行。”

  三

  “原来的生意比较好做,确实很赚钱,这几年被电商冲击的有些不景气,但相对还可以。”对于经营状况,刘娟没有详细透露,“一年能赚多少?不好说,这么说吧,干这个起码在北京买房、买车、送孩子到国外留学还是能负担起的。”

  刘娟出生在东北一个工业城市,高中毕业后就来到北京,开始在动批帮人买衣服,后来结婚、自己开店,现在孩子已经上了大学,动批见证了她半程人生。她在动批有三个摊位,除了天和白马的一个,另外两个在世纪天乐,已经于10月6日关闭。“明天就彻底解放了。”

  动批商户分为两类,一类是老商户,最初与商场直接购买长期经营权,刘娟属于这类商户,“买的时候便宜,面积小,一个摊位也就几万元,好点的十来万二十来万,买断十年到二十年。后来火爆的时候价格炒到几百万上千万”。

  第二类是从老商户手中租摊位的商户,租金和期限也不等,最兴旺的时候,动批地区商城10平方米左右的摊位的月租金普遍在3万到5万元左右,“后来说是要搬迁,租金降了一点,但一般也得一万五起步,好一点的位置还得三四万”。

  近年,随着阿里巴巴等电商网站兴起,动批的生意也不如往年火爆,但商户们的收入依旧可观,刘娟估算,一个摊位每月流水都在五六万元以上,稍好的能达到十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刨去房租、厂家货款、物业费等成本后,“一年收入个五六十万不是问题,百八十万的也不在少数”。

  商场搬迁后,对于商户的补偿方面,主要以退还剩余租金、物业管理费和押金保障金为主,具体各家商场均不一样。世纪天乐于10月6日关闭,主要补偿有两方面,一个是对9月20日前搬迁的商户奖励6万元,另一个是退还6月30日以后缴纳的租金。

  天和白马商城对11月6日之前签订《解除经营场地租赁协议》并在11月13日下午6点前清空商铺且签署《场地清空交付确认书》的商户,以商户签订租赁合同前三年的月租金为标准,给予相当于18个月租金的补偿和6个月租金的奖励。而如果不符合两个条件中任何一条,均无法享受补偿和奖励。

  刘娟告诉记者,从兴起到现在,动批已经经历了三批商户,第一批和第二批进来的都已经“挣成了”,有的把摊位转卖了,干别的了;有的做起二房东,“把摊位转租出去,每月收入也不少,像那些有七八个摊位的人,每年收入都在好几百万”。

  在刘娟看来,搬迁对二房东影响最大,“像自己经营的,还要从别人手里租来的,搬到天津和河北后,赚的肯定没有现在多,只是收入减少了,二房东专门靠租金差价赚钱,搬迁了,等于每年稳定的收入没有了”。

  四

  从1992年路边摊到专业市场出现,再到如今彻底搬迁,动批30年历史改变了许多人。一些商户把几十年的青春留在动批,很多北京市民则把周末逛动批融入生活,如今的告别,带给他们更多的是不舍和留恋。“现在还没有想好去哪,也许去天津,也许去河北,也可能还会留在北京。”对于下一步打算,刘娟还没有想好。她在动批卖了将近二十年服装,所有的一切都在北京,“说实话,已经习惯了北京,真的是不想离开,但留下来又不知道能干啥,毕竟还没到退休年纪”。

  走的最快的是近几年新进来的商户,在其所在的商场正式关闭前,就已经把一部分重心转移到天津和河北地区,尤其是燕郊东贸、天津武清卓尔、白沟和道国际,有很大一部分商户来自北京的各个批发市场。

  动批搬迁是京津冀三地产业更新替代的一个真实映照。随着经济结构整体转型升级,天津和河北高污染、高耗能等传统产业已经不能适应新时期经济发展要求,而北京疏解出去的部分产业正好与当地产业规划存在交集。

  而对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而言,搬迁并不意味着结束,而是又一次开始。搬迁后,如何利用这些场地完成北展地区产业转型升级,仍是这个指挥部的核心工作。一旦完成服装批发市场向金融科技聚集地的转化,对于土地资源稀缺的西城区政府而言,单位经济产出进一步放大。

  目前动批区域的产业升级工作早已经展开,最先被关闭的天皓城目前已经变身宝蓝金融创新中心,经过改造后,目前出租率已经达到70%以上,高科技企业、互联网金融取代服装批发成为这里的新主角。

  而聚龙地下商城则将被建成全民健身中心,更多的搬迁后的商城还在规划和招商中。改造升级后,对于商场的影响又有多大?记者采访多个商场人士,很多人没有答案,也有商场工作人员担心短期收入可能会减少。

  以世纪天乐为例,其建筑面积为84373平方米,共有3231个摊位,物业持有方北京新湖阳光物业管理有限公司2015年1-10月份营收为2.51亿元,同期利润为1.22亿元,折算下来每平方米每月贡献的营收为297.95元,贡献净利润为145元。

  目前动批附近的西环广场租金为7元左右,按照这一水平计算,每平米租金收益为210元左右。再加上物业等收入及政府相关补贴可以获得相对平衡,而动批产业升级后,整个商圈的价值也会同步上升,物业升值带来的收益将更为可观。

  对于政府同样如此,北京市政府在2016年和2017年为了疏解支出预算均超过百亿元,但搬迁后单位产值相应大幅提高。临近的金融街即是最佳榜样,从1992年开始动工兴建,到2012年扩建前,占地1.18平方公里的金融街全年创造了2484亿元税收,占北京全市三级税收比例超过30%。

 
 
[ 行业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行业资讯
点击排行